京东旗舰店

News

新闻中心

不畏寒暑修飞机,她是航空公司维修工程部近千人中唯一的女性

2023-03-17 267
在航空公司近千人的维修工程部里,47岁的曾健芳是唯一在机坪工作的女性。

她在监修控制工作岗位工作了15年,做飞机大修,一做就是8年多,机坪上、机库里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。她读的是飞机维修专业,当时班级里还有女生,可进入工作以后,留在一线的女性凤毛麟角。如今曾健芳是春秋航空维修工程部生产计划处的一名控制工程师,取得了航空器维修人员执照和复合材料证书。

高温天对维修工作是个巨大挑战,在暴晒的机坪可以达到60多摄氏度。维修人员不得不穿着长袖、长裤来完成工作,喝着的矿泉水都是“滚烫”的,很多时候喝完一瓶就像没喝一样,丝毫没有感觉。汗如雨下,工作衣后背瞬间已经完全湿透,可即便如此,曾健芳依然坚持完成自己的工作。

油箱检查的时候味道很大,如果在检查的时候发现渗漏问题,就要钻进去进一步检查,同时要承受油箱刺鼻的气味,而且油箱空间特别窄小,很快会闷出一身汗,夏天作业,光机库的温度就高达40摄氏度,更别说油箱里面,能长时间忍受煤油味,她活脱脱就是一个“铁娘子”,让周围同事们都赞不绝口。

视频会议中可以看到,因工作需要,飞机维护的时候都需要借用1米至4米不等的工作梯来辅助工作,大家经常会看见曾健芳推着沉重的工作梯,活跃在飞机周围,在每一处的工作现场都能看见她爬上爬下,乐此不疲,同事有时候开玩笑说:“你都赶得上跑半个马拉松了。”



冬季,寒冷的西北风像刀子似的刮在她的脸上,她拿着冰冷的扳手和工具箱直奔现场,即使冻得鼻子通红,她也依然坚持在一线,当一名合格的“飞机医生”。

春秋航空的飞机每年有60至70架的C检工作,分配到每个人身上,曾健芳大概要做10多架飞机,所以她经常到全国各地的机库工作,疫情期间,对他们这些需要经常出差的人来说,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,有的时候回来还要隔离,她一年中监督飞机进场做大修至少要有120多天在外面。

过去三年各地随时可能暴发的疫情,对监修组外派监修的工作影响非常大。比如2022年初,一架飞机到西安执行检修工作遇到突发疫情。在监修组到达西安当地5天后,当地暴发疫情,导致监修组有成员需要隔离。作为监修组长,曾健芳及时向领导汇报当地疫情情况,得到批准后立刻带领其他组员赶回上海。在回上海的14天隔离期间,她心系检修任务,主动想办法,让团队成员在酒店办公,进行远程监控,及时和西安方面保持联系,用视频会议讨论和解决C检碰到的问题。特别是航材保障在当时尤为困难,由于封控,航材无法及时运到当地。得知情况后,她逐项对困难进行分析,积极沟通及协调多家航空公司、快递企业和维修企业。当时,各部门都表示无法按时将其中一个修理航材运至西安,曾健芳没有放弃,凌晨一两点还在协调物流,“一日三餐”硬是变成“一餐”,终于在她的努力下,所需要的航材准时运抵西安,顺利完成了此架机的检修任务。

曾健芳说,这个行业本身对女性来讲就是一个挑战,所以她要更努力付出,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。春秋航空维修工程部表示,纵观整个民航业,飞机维修是一份风险大、工作环境差、劳动强度大的工作,所以从身体差异性来说,一线的确很少有女性同事。但是近几年,维修行业也在发生着积极变化,从维修科技水平的提高、设备不断迭代,再到行业越来越重视维修工作环境,人员疲劳度等,都给这个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。“其实,做一名维修女工程师的待遇还不错,只要有技术,职业发展前景很好。”春秋航空维修工程部有关负责人说,该部门对女性维修人员一直呈开放欢迎态度,女性维修人员能够发挥出女性细致和认真的特点,该部门也一直渴望优秀的女性维修人员来加入这个大家庭。